2019-04-11 16:18:58   来源:www.tsgwc.com 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我想到一株花;它在幽寂的空气中开放,
  没有一双眼睛曾经见过它。
  难道没有谁见它就喜欢?它美得就像女王,
  却没有王国需要它牵挂。
  
  我们为美修建了屋宇、代价高昂的殿堂,
  造了人人看得见的宝座;
  可是美早已走进了旭日普照的远山上——
  足迹在露水上了无下落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裂缝的瓶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