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晏子春秋》原文(一百七十八)
2020-11-21 16:43:38   来源:www.tsgwc.com 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景公见道殣自惭无德晏子谏第八
  景公赏赐及后宫,文绣被台榭,菽粟食凫雁;出而见殣,谓晏子曰:“此何为而死?”晏子对曰:“此餧而死。”公曰:“嘻!寡人之无德也甚矣。”对曰:“君之德著而彰,何为无德也?”景公曰:“何谓也?”对曰:“君之徳及后宫与台榭,君之玩物,衣以文绣;君之凫雁,食以菽粟;君之营内自乐,延及后宫之族,何为其无德!顾臣愿有请于君:由君之意,自乐之心,推而与百姓同之,则何殣之有!君不推此,而苟营内好私,使财货偏有所聚,菽粟币帛腐于囷府,惠不遍加于百姓,公心不周乎万国,则桀纣之所以亡也。夫士民之所以叛,由偏之也,君如察臣婴之言,推君之盛德,公布之于天下,则汤武可为也。一殣何足恤哉!”此章与“景公游塞途不恤死胔”辞如相反,而其旨实同,故着于此篇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晏子春秋》原文(一百七十七)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